跳至正文

曾经的义乌女强人周晓光走上了滑铁卢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晓晖 2022年6月17日,因连续亏损而被强制退市的新光圆成股份有限公司(002147.SZ,以下简称“新光退”或者“新光圆成”)发布退市整理期的第五次风险提示公告。其表示,截至 2022年6月17日公司股票将交易12个交易日,剩余3个交易日,交易期满将被终止上市,敬请投资者审慎投资、注意风险。

17日收盘,新光退的股价只有0.40元,交易清淡,最高最低仅相差两分钱。

新光圆成乃2016年由义乌女首富周晓光、虞云新夫妻二人,通过新光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新光集团”)借壳上市,如今走到退市终局,在此过程中,周氏夫妇二人还差一点身陷囹圄,其间经历,令人唏嘘。

被放弃刑事起诉

2022年6月2日,处于退市整理期的新光圆成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周晓光、虞云新收到《不起诉决定书》和《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

欢迎光临浙江义乌网及义商盟!
欢迎光临浙江义乌网及义商盟!

公告显示,新光圆成在2019年3月,因违规担保和大股东资金占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21年1月4日,新光圆成公告称,马鞍山市公安局决定对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晓光、虞云新取保候审,期限从2020年12月21日起算。

2022年6月2日,新光圆成收到安徽省马鞍山市人民检察院出具的《不起诉决定书》,马鞍山市检察院认为:

周晓光及虞云新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修正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且具有自首、认罪认罚等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周晓光及虞云新不起诉。

《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指的是“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前后历时三年,周晓光夫妇免于刑事起诉,新光圆成也已行将退市并且债台高筑。

周晓光曾经是浙江义乌有名的女首富,以经营饰品发家,在饰品生意赚到钱之后,周晓光与其丈夫虞云新2016年收购上市公司方圆支承,后将其改名为“新光圆成”,“新光”二字乃从其夫妻两人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成。

2009年3月,周晓光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候曾表示,“我一直都觉得我们要量力而行。我们自己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情。我们义乌的企业,都是一分钱一分钱做起来的。通过这种方式拥有金钱的人,会特别慎重,特别节省,不会去冒太大的险。”

实际上,后来新光集团的借壳上市对周晓光而言,就是一次失败的大冒险。

借壳上市到退市

2016年,新光集团以旗下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全部股权借壳方圆支承上市。随后,方圆支承更名为新光圆成,成为一家以房地产开发和商业经营为主,回转支承生产与经营为辅的双主业上市公司。

在此之前,新光集团还在2015年尝试过借壳金路集团上市,但以失败告终。

新光集团借壳上市之时,是周晓光、虞云新的高光时刻,该公司股价创下每股16元的最高价,市值接近300亿。

无限风光在险峰。

借壳上市背后,周晓光签下高额对赌协议。新光集团承诺新光圆成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14亿元;2016年、2017年累计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7亿元;2016年至2018年累计扣非净利润不低于40亿元。

高额业绩对赌最终拖垮了上市公司。

2018年新光圆成亏损2.12亿元,2019年亏损进一步扩至50.85亿元。新光圆成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亏损主因是计提大额担保损失及资产减值准备,其中的数笔大额担保,新光圆成并未对外披露,这部分的担保金额接近30亿元。

2020年,新光圆成继续亏损32.57亿元。

到了2021年,心急不希望失去上市公司这一平台的新光圆成净利润扭亏为盈达到7亿元,但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公告。

虽然新光圆成在2021年扭亏为盈,但没有逃过退市的命运。

2022年4月,深交所决定,因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新光圆成被强制退市。

无数投资者在新光圆成这只股票上血本无归。

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很多投资者向该公司询问被强制退市申诉的情况:“您好董秘,请问下申述的材料上交了吗?”“请问公司参加听证的日期是哪天?听证日期会发公告吗?”“请问有没有流程复审?再不复审就没机会了?”

新光圆成回复称,该公司已于5月20日参加听证会,之后再无下文。

退市已经成为新光圆成的终局。

陷入债务深渊

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周晓光、虞云新”,相关司法文书高达上百篇,全部为借贷纠纷、合同纠纷,金额从数百万到上亿元不等。

最近的一个司法文书为2022年3月14日,由金华中院做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向金华中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于2021年10月19日依法立案执行。执行标的为30422402.59元及相应利息。

周晓光、虞云新夫妇已经被法院列为失信人。

除此之外,在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新光圆成也因为此前的信息披露违规,被不少投资者起诉赔偿。

新光圆成爆雷最为密集的年份是2019年。当年,新光集团累计发行的15只债券中,有12只违约。债权人的实际申报总金额为539亿元,其中担保债权147亿元,普通债权392亿元。新光集团同时面临多起诉讼和仲裁案件,旗下新光饰品等子公司纷纷申请破产重组,周晓光、虞云新也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周晓光夫妇的两个儿子也卷入了债务黑洞。

2021年2月8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晓光、虞云新夫妇,及其两个儿子虞江波、虞江明所欠下的5亿元债务及利息,发出“悬赏追债”。

外界几乎无法弄清周晓光夫妇目前的债务总额是多少。

从上市到退市,从义乌女首富到法院失信人,周晓光的大冒险和高额业绩对赌,导致了目前的大败局。

2022年6月17日下午,经济观察网记者致电新光圆成董秘办公室,询问其退市后的打算,电话无人接听。